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集團文化 ? 員工風采

孤單的背影

那天傍晚,車子剛拐進村口,遠遠就看到一個老頭在車站里徘徊。我定睛一看,原來是堂房里的雨叔,想不到,數月不見,他竟然老成這樣!

雨叔拄著一根拐杖,孤單地站在路邊,呆呆地凝視著每一個從公交車上下來的人。晚風中,雨叔花白的頭發輕輕抖動著,像山邊被秋霜染過的蘆花。

乘客下車,陸續散去。雨叔滄桑的臉上露出一抹深深的傷痛之色,仿佛在尋覓著什么似的。良久,雨叔才依依不舍地轉身離開,從側面看去,他彎腰駝背的身子如同一張弓,緩緩地在鄉村的小路上移動。

走近他時,我叫了他一聲,雨叔!他把拐杖撐住上身,吃力地抬起頭來,兩只深陷的眸子朝我定定地望了半天,終于認出了我。他咧開沒有牙齒的嘴巴問道,你回來了,沒開車?我說,一個人回來就不開車了,省一點油費。那你家里人沒跟你回來?我說,她要加班,走不了。我問雨叔,您在等人嗎?雨叔凄然一笑,是啊,我也在等春兒。春兒也是今天回來嗎?我問。雨叔干巴如樹皮的臉抽搐了一下,瞬間又恢復了平靜。他說,春兒很久沒有回來了,我每天都在村口等他,怕他認不出回家的路。說完,雨叔從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張發黃的照片端詳起來,渾濁的眼眸里溢滿了慈祥的光。半晌,雨叔顫抖著手把照片遞給我。你看看春兒,長得多精神啊!我接過來,看著照片中的人,一個英俊帥氣的小伙子燦爛地笑著。我把手機掏出來遞給雨叔,對他說,雨叔,您就給春兒打個電話吧,問問他什么時候回家?雨叔嘆了一口氣說,算了,不打了,他在單位里加班,免得打擾他的工作。

回到家,母親已準備好了晚飯。我們一邊吃一邊聊起村里的變化。母親說,現在村里很冷清,子女大多居住到城里去了,就剩下一些老弱病殘的看守著家園。只有等到過年過節時候,村里才略微顯得有些生氣。你看到了嗎?田園大多已經荒蕪了,連一些果樹也無人照管,種地的人越來越少了。我說,剛才在村口碰到了雨叔,他怎么一下子老了,我簡直不敢相認。母親嘆了口氣說,你不知道,他的春兒在外面打工出了交通事故,人早就沒有了。啊?我禁不住叫了一聲,差一點將手上的酒碗打翻!剛剛他還拿春兒的照片給我看呢,不過,雨叔的神情的確有些不對頭。母親說,我們村公交車每天來四趟,早上兩趟,下午兩趟,每趟公交車來,雨叔都要去村口看看,好幾個月過去了,他就是不肯接受這個事實。春兒娘去世早,春兒是雨叔活在這個世上的唯一的心靈寄托,如今春兒也沒了,看來雨叔肯定也活不多久了。    

母親說,做子女的,出門在外,錢多賺少賺不要緊,放在首要位子的,是健康和安全!每年村里出去打工的,總會有人出一些事兒,事兒小的,全家不安寧,事兒出大了,一家人陷入痛苦的深淵。像雨叔這樣子的,真是讓人看了心酸啊!

在返程的路上,雨叔那孤單的背影一直在我的腦海里閃現,我不知道,雨叔以后的日子該怎么捱過去。田園的貧瘠總會有人來耕種,土地的荒蕪總會有人來開發,但那些無所寄托的心靈啊,又待誰來撫慰呢?

涂超君

?

浙江電聯集團有限公司?版權所有???2006
? 浙ICP備07002424號-1

妖妖直播app官方下载-妖妖直播app软件下载-妖妖直播平台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