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集團文化 ? 員工風采

山邊老屋

老屋是一座泥筑的瓦房,依山而筑,臨溪而居,守在家鄉的木棉嶺腳下,風風雨雨近百年。聽父親說,老屋約莫建于上世紀初,是祖父年輕時建造的。父親和母親,姑姑,還有我們兄妹幾個的童年時光,都在這老屋里慢慢度過。盡管老屋如今看起來已經破舊不堪,可是,在曾經的歲月里,給我們帶來很多的愛與溫暖。

父親曾告訴我們,祖父打造這座老屋的時候,是花了很大很大的工夫的。那是用石塊和黃土一點一點壘積起來的。沒有鋼筋鐵骨,沒有水泥灰漿,沒有瓷磚與大理石,更沒有華麗家具裝飾的廳堂。說實在,老屋是一座再普通不過的山村泥瓦房。老屋雖說簡陋,卻住過紅軍,見過日寇,飽受過戰火的洗禮,歷經過文化大革命,如今外墻上還分明可以看見,改革開放以后書寫上去的大幅標語。

母親是童養媳,她三個月大時,就被人送到老屋里來。母親時常跟我說起,她小時候的見聞。老屋門前這條古道通向木棉嶺。古道是連接兩縣的必經之路。早些年,每天有很多行人經過這里。遮天蔽日的香樟樹,正是天然的涼亭,也是行人過客難得的歇腳之所。行人經常到老屋里來討水喝,而且絡繹不絕。爺爺和奶奶為了方便行人歇腳時能喝上一口茶水,在香樟樹下放置了一只大水缸,每天一早燒一大缸茶水供行人免費飲用。春去冬來,奶奶從未中斷過供茶,而且,缸是兩擔缸,一擔一百斤,兩擔就是兩百斤水。行人過客有做生意的,有探親訪友的,有算命的,有當兵打仗的,有好人,也有壞人,總之三教九流什么樣的人都有。所以,每一次遭到劫難,老屋都能幸免。連那些殺人不眨眼的土匪經過這里都對老屋敬而遠之,不敢侵犯。母親說,無論是善者,還是惡人,通常情況下都懷有羞恥心和感恩之心的。常說的,授人于玫瑰之手終有余香,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。這些經典的話語,都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我讀高中時,父母在離老屋百米之外,又建造一座瓦房。全家搬進新建的瓦房后,老屋就一直閑置著,像一個被人遺忘的老人,寂寞地守在山邊。我們兄妹幾個長大后相繼外出謀生,父親也因車禍意外離開人世,獨留母親孤守在老家。剛開始,母親很痛苦,很不適應一個人孤單的日子。盡管我多次提出,讓她到城里來和我們一起生活,可她就是不肯背井離鄉,說老屋如無人照看就會很快倒掉的。母親說的沒錯,因為泥墻最怕雨水浸泡。別說泥筑的瓦房,就是磚徹的樓房,也需人去不斷地維護。后來,在大家多次的勸說下,母親終于愿意嘗試一下城市的生活。母親到了城里后,沒事可做,心里就感覺空落落的。逢到雨天或天氣不好時,就自言自語道,那老屋不知咋樣啦?以前母親看到屋漏了,就請人來修補一下。有時這邊剛修好,那邊又出現漏水。在城里住了不到半年,母親終于禁不住對老屋的思念,又回到老家過孤單的生活去了。面對這個日漸殘破的老屋,母親常常在春風秋雨中嘆息:我們什么時候能把這老屋拆掉,蓋一棟漂亮的樓房呢?

每次回老家,隔壁的叔伯長輩總會跟我嘮叨,啊呀,你該管管老屋了,說不定啥時候就要垮了。然而,我們總是來去匆匆,根本就沒有時間瞧一眼那老屋,更別說去管理它了。

今年正月里,鄰居見我們兄妹都在,就提出把那座老屋轉讓給他。一家人坐下來,商量了半天,結果對老屋都割舍不下。村長也找過我們談過,說,你這老屋實在夠寒磣了,真的有礙美觀,是該拆掉好好重建了,你看看,村里還有哪戶人家沒有蓋過新房的?還有那戶人家還在住泥瓦房的?你們兄妹該想想法子改善改善住宿條件了。

那天,我們兄妹幾個難得圍著那老屋轉了幾圈,望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場景,一時感慨不已。那瓦片鋪成的屋頂早已被雨點敲打得百孔千瘡,那斑駁的墻面被無情的歲月折磨得不成摸樣。可是,那兩扇無人開啟的木門啊,還一如既往地望著那通往村外的小路,望著那擋住了視線的青山,望著那自去自來的一抹殘陽。

山邊的老屋啊,我要向您表示歉意。我們是在您的庇護下漸漸長大的,也是在你的目送下一步一步走出鄉關。墻壁上,還貼著我和弟妹幾個孩提時期的獎狀;墻角下,還能找到一本兩本被我們丟棄的教科書;瓦房中,還珍藏著我們小時候的天真與夢想。難道說,我們的求學,是為了遠離您嗎?難道說,我們的成長,就是想讓您更為孤單嗎?

山邊的老屋啊,請原諒,我離開您的視線已經很久很久了。可在我的夢境里,卻為何常常遇見您呢?孤獨的老屋,一身滄桑的泥瓦房,你是想對我述說,你的寂寞和憂傷?是風雨對您侵蝕,還是日月對您的消磨,抑或是家園的荒廢?記得誰說過,只要有老屋在,家園永遠不會消失!是啊,假如沒有了老屋,我到哪里去尋找兒時的記憶,又到哪里去尋找夢中的家園呢?

我曾經夢想過,總有一天,我要把你改頭換面,使你變得耳目一新。可是,這么多年來,總是讓您失望了。何時能回來造一棟漂亮的樓房呢?每每聽到母親憂傷的聲音,我的心里總是酸酸的。我知道,城市只是暫時的棲身之所,我們終將回歸老屋的懷抱。是啊,這里沒有喧囂,沒有霧霾,沒有污染水,沒有垃圾食品。這里有藍天,有白云,有清澈的山泉水,有成片成片的胡柚樹,有滿山滿山的經濟林……

山邊的老屋啊,請等等吧。我們兄妹幾個討論過了,再過幾年,我們會回來的!我們一定會重建一個美麗的家園。然后,免我驚,免我憂,免我四下流離!

 

涂超君 

上一篇:平凡的誓言

下一篇:鄉愁是一生情

?

浙江電聯集團有限公司?版權所有???2006
? 浙ICP備07002424號-1

妖妖直播app官方下载-妖妖直播app软件下载-妖妖直播平台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