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? 集團文化 ? 員工風采

又見桐花飛

小巷的拐角處,那株高高大大的泡桐樹像一把花傘子撐著四月的天空,撐出了一個個紫色的夢。

一朵朵、一簇簇,粉嘟嘟的花兒,像風鈴,像喇叭,像少女的裙裾,隨風飄動,散發出了淡淡的幽香。

泡桐枝丫上的綠葉尚未完全長出,花兒就一股腦兒開放。不是說,好花還需綠葉扶嗎?可泡桐花不管這些,要開便開,而且還開得奔放,開得熱烈,開得滿樹花云。

似乎是一種約定吧,每年的這個季節,我都會帶著一顆虔誠的心來欣賞這些淺紫色的精靈。那一朵朵隨風飄落的花兒,仿佛是春天丟失在小巷里的思緒,讓我牽腸掛肚。

沿著小巷走去,匆匆忙忙的行人,似乎沒有誰會駐足停留,看一眼面前的這一樹繁花。也許在有些人的眼里,泡桐不是什么名貴的樹,泡桐花也不算什么艷麗的花。在這條無名的小巷里,泡桐只是一株多余的樹,一處可有可無的風景。

大媽正在泡桐樹下打掃著被風吹落的花朵,大約是嫌花兒落在小店門前,妨礙了路人的行走,影響了小店的生意,她一邊掃著,一邊埋怨著什么。我對她說,泡桐花開了!她抬起頭望了望,對我說:泡桐花落了。

我說,這泡桐倒是個急性子,你看她葉子還沒長大,花兒卻綴滿了枝頭。

大媽說:什么急性子呀,在我看來完全是棵懶樹,一年有半年的時光不長葉子;花兒開得蠻好看,可一個果實也不會長,你說有啥用場呢。

大媽揮了揮手中的掃把道:你看那邊的那株橘子樹,花兒雖然細細小小,可結出的果實卻是大大的,酸酸甜甜的,不像這泡桐樹只開花不結果……

大媽太實用主義了,我覺得應該為泡桐樹爭辯幾句。我說,等到了夏天,泡桐葉子長全了,你就可以坐在樹下休息乘涼,那不是挺有用場了嗎?

她說,老百姓講的就是實用,我們一天到晚干活做買賣忙都忙不過來,誰還有閑工夫坐到樹下去乘涼?大媽說完就去忙她的事情去了,只留下我站在樹下獨自呆想。

說實在,泡桐長出的葉子,抵不過冬青的碧,也比不上香樟的翠。開出的花兒,論顏色,沒有桃花紅,也沒有梨花白;論味兒,有一些,但絕對沒有桂子那么幽;論果實,別說會有人青睞,就連鳥兒也瞧不上眼。所以,在這個很實用、很現實的世界上,也難怪,沒有幾多人會對你留意,對你欣賞,對你贊美。

然而,我卻要贊美你,泡桐花。我喜歡你這種追求自由的奔放的個性。你不為誰而生,也不為誰而落,更無半點的世俗媚氣。你雖身居陋巷,卻頂天立地、自生自強。你是飄落在小巷里的紫色精靈,你是扎根在人間的散花仙子,你就是飄飛在我夢中的紫鳳凰。

 

涂超君

?

浙江電聯集團有限公司?版權所有???2006
? 浙ICP備07002424號-1

妖妖直播app官方下载-妖妖直播app软件下载-妖妖直播平台app下载